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位置:主页 > 47888铁算盘王中王 > 潘金娥:越南反腐 不再担心“逮鼠碎瓶”?

潘金娥:越南反腐 不再担心“逮鼠碎瓶”?

时间:2019-09-03 16:31 来源:未知   点击:

  表示相比之下越南则见不到什么动静。阮富仲回答问题时提出了他著名的“逮鼠碎瓶论”。他说月已被降职为越共中央委员、中央经济部副部长的原越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胡志明市委书记丁罗升的国会代表资格后

  那么,阮富仲为何此时采取这么激烈的行动,难道他不再担心“逮鼠碎瓶”了吗?它将会对今后越南政局产生什么影响?这些一时成为大家普遍关注的问题。

  越南腐败问题严重,但处理不力,这是此前人们的基本印象。但越南本轮反腐的确与以往不同,出现了很多新的特征。

  据阮富仲2017年在越南公安系统年终总结大会的讲线起贪污腐败案的初审,涉案人员达433名,其中有些属于案情特别复杂的特别严重案件,涉及在职和退休的高级干部。其中级别最高的官员就是丁罗升,他因在担任越南国家石油和天然气集团(VPN,简称油气集团)党委书记期间“故意违反国家经济管理规定造成重大损失”而被起诉,同案被起诉的还有原越南后江省委副书记、原国家油气集团总公司下属子公司总裁郑春青。而此前,越南第三大城市岘港市委书记阮春英则因违反干部纪律、违反党员禁令而被革职,并被撤销中央委员资格。很多中央委员由于严重违反纪律,不再能“安全着陆”,分别受到不同程度的纪律处分。2018年

  月8日〜21日,河内法院公开审理丁罗升一案,同庭审理的还包括越南国家油气集团总公司下属公司原高管郑春青等共22名被告。与此同时,胡志明市法院也在审理与此案相关联的大洋银行(Oceanbank)金融腐败案。根据越南1999

  ,丁罗升因对其掌管的越南油气集团总公司违规操作、侵吞公款并造成国家财产损失等现象负有责任,被以“故意违反国家经济管理规定造成重大损失”理由起诉。郑春青受到“故意违反国家经济管理规定造成重大损失”和“侵吞财产”两项罪名指控。如罪名成立,郑春青可获死刑,丁罗升则面临最高20年监禁。藏宝图今天谈论大历史对这种变化视而不见,,在判决过程中,郑春青主动退回部分赃款,预计获得减刑,而丁罗升则可能被判以14〜15年监禁。而大洋银行主要案犯分别被判以无期徒刑、从30年到三年的不同程度的监禁,并被勒令退回赃款。二是涉案金额大,

  ,形成庞大的利益链条。本次反腐对象的关键人物是丁罗升和郑春青。丁罗升现年57

  , 2006〜2011年担任越南油气集团董事长,随后升任交通部长和越共中央委员, 2016年越共十二大上当选中央政治局委员,同年2月被任命为胡志明市市委书记。郑春青现年51岁, 2007〜2016年间历任越南油气安装股份总公司党委副书记、总经理、董事长以及后江省委副书记、人民委员会副主席等职。在执掌国家油气集团期间,丁罗升一手提拔郑春青。2008年越南发生金融动荡,越南各银行为了吸引存款提高利率,很多高达20%左右。担任国家油气集团总裁的丁罗升,三次违规斥资8000亿越南盾(约合2.3亿元人民币)购入20%的大洋银行股份。2015年,大洋银行因债务缠身而被越南国家银行接管, VPN投资全部亏损。但大洋银行通过违规操作支付给相关个人账户的利息,总额达到1.6万亿越南盾(约合4.7亿元人民币) ,而时任国家油气集团副总裁的阮春山一人就分得了相当于7280万元人民币。此外,被丁罗升提拔为VPN子公司董事长的郑春青,在一个火电厂项目中违规操作,造成国有资产损失550万美元。因此,越南国家油气集团和金融腐败两起案件相互纠结,涉及多家国有企业高管,形成了复杂的利益链条关系。三是按照新的法律程序进行抓捕和审理,

  ,被免掉中央政治局委员和胡志明市市委书记职务,并被降级为中央经济部副部长,然后再被停止党内职务,最后由越南国会常务委员会通过决议取消他的国会代表资格,再提起诉讼、进行抓捕并公开审判,这一过程严格按照法律程序操作。而在法庭上也按照公开、公正、人道主义的原则进行审判,被告聘请律师团为其辩护,其中丁罗升聘请了13名律师,郑春青聘请了五名律师,共由五名法官组成审判团对案件进行审理,充分体现了越南建设社会主义法权国家的成果。然而值得注意的是,越南2015年版刑法按规定从2018年1月1日开始生效,新的刑法废除了1999年版刑法第165条第三款的罪名,即“故意违反国家经济管理的规定造成重大损失”,然而在本案中,丁罗升和郑春青等12名被告依然以该项罪名被起诉。对此,司法机关的解释是,对2018年1月1日以前已经进入司法程序的案件,将继续按照1999年刑法执行。由此可见,越南对丁罗升的抓捕要赶在2018年1月1日之前执行,否则难以将其定罪,这就是12月份突然发力对重要涉案人员进行抓捕的一个重要原因。四是案情复杂,

  ,因此丁罗升的被捕,被不少人解读为阮富仲要将阮晋勇拔掉。而郑春青是涉及丁罗升案情突破的一个关键人物,他在前两年越南准备对其进行抓捕前突然失踪,据报是逃往德国,而后却在2017年7月突然出现在越南国内,越方称其为投案自首,但德国媒体称是被越方绑架回国。此外, 2017年12月,越共中央还从新加坡抓回外逃的神秘人物潘文英武(外号铝武) ,据传此人为越南情报总局官员,掌握着郑春青案的关键材料,而该人与原岘港市委书记阮春英以及现任越南高层领导交往甚密。因此,今后潘文英武的审判将可能又是一个新的案件的突破口。“没有人可以成为局外人”

  ,而其他相关案件也还在审理中,陆续还会出现一些新的情况,最终是否会像人们预计那样揪出更大的“老虎”,目前还难以判断。但从过去两年形势的发展过程来看,越共总书记阮富仲步步为营,先后通过思想和舆论造势、加强党内制度建设、政党和反腐机制建设、法律建设等多种途径,为开展全面反腐做了充分准备。尽管风险很高,但从目前看起来,阮富仲心里比较有底,已经不再提“逮鼠碎瓶”,转而信心满满地道出他新的反腐名言:“炉火一旦被烧旺,生柴也会燃起来”;“没有人可以成为局外人,也不可能有人可以成为局外人。”越南过去一段时间派出不少代表团来中国取经学习反腐经验,因此,如果越南反腐获得成功,这将是跟在中国后面“摸着石头过河”搞改革的新版本。(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